衢州市农业农村局

浙江日报农村信息报记者联合采访行动 深度解读浙江乡村旅游业如何逐步化“危”为“机” 逆势突围

2020-05-12 09:52:05信息来源:浙江农业农村字体:[ ]

农家乐、休闲农业门可罗雀和一房难求的两极现象并存——

浙江乡村游,为何“冰火两重天”?

记者 许雅文 通讯员 李曜清 李军 唐豪

飞机起飞时,逆风滑跑可获得最佳动力。对当下正处于复苏中的乡村旅游而言,谁会在逆风滑跑中脱颖而出呢?

今年的“五一”假期,是转入常态化疫情防控阶段后的首个小长假。我省发布的旅游数据显示,“五一”期间近郊游成主流。省农业农村厅产业信息处相关负责人介绍,全省2.18万个农家乐接待游客431.9万人次,营业收入恢复到去年同期的六成左右,农家乐、休闲农业主体等已经基本复工。但是,乡村游市场冷热不均特征显著。近日,本报记者在走访杭州、长兴、温岭、余姚、丽水等地后发现,门可罗雀和一房难求的两极现象同时并存。

山庄一房难求

旅游热度渐进回升

来自上海的方阿姨没想到,一家人原本要去长兴水口乡顾渚村的紫茗山庄过年,却因为疫情推迟订单,直到今年“五一”终于成行。

5月7日,记者在紫茗山庄看到,停车场上已经停满了来自上海、杭州、江苏等地牌照的小汽车。午饭后,三五成群的游客在山庄的游步道上散步,欢声笑语不绝于耳,这样的熙熙攘攘让山庄经营者徐丹心安:“山庄活过来了。”

从大年初二直到3月27日复工前,徐丹遭遇前所未有的考验,陆续退掉或延迟了700多位客人的订单。

徐丹是顾渚村人,在杭州工作几年后,回家与父母一起经营紫茗山庄。目前山庄共有35张床位,“五一”以来几乎天天客满。“从现在一直到7月,每个周末都已订满。”徐丹说,开业即迎来一床难求。

浙江乡村旅游复苏几何,顾渚村可谓是风向标。近年来,水口乡每年游客接待量近400万人次,与国内一些5A级景区的接待量不相上下。而顾渚村是农家乐核心村,水口乡共585户农家乐中,顾渚村有480多户。这里三面环山,一面临水,常年温度比市区低,是天然的“避暑胜地”。依靠着美丽的山水环境,顾渚村发展乡村旅游已经20年,形成了较为稳定的客源,开出了直达上海、无锡、常州、苏州等地的大巴。

疫情的阴霾初散,人们出游的热情在回升。数据显示,“五一”期间,水口茶文化旅游景区共接游客约8.4万人次,是长兴县各旅游景区中游客总量、住宿量、瞬时流量最高的景区。

市场由冷转热,各地同此感受。“‘五一’假期,我们临时请了一个小工,一共五个人仍忙不过来。”吴锋波是余姚市梁弄镇横坎头村村民,他经营的“山涧竹苑”农家乐在沉寂了3个月后,生意迎来第一个小高潮,5天的餐饮营业额达到3万多元。

“丽水山居”农家乐、民宿也迎来一波旅游接待小高峰。全市农家乐民宿共接待42万余人次,经营收入共3227万余元,是去年同期的近7成。丽水市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此次假期客源主要来自省内杭州、温州、金华、衢州等地,省外主要来自上海、福建等地。如遂昌县云峰街道门阵村接待游客2100人次,住宿420人次,以自驾游为主;大柘镇车前村云逸远山、云闲斋等高端民宿共接待游客300余人,客源主要为散客,同时还接待房车团队共5辆21人;大田村汤沐园温泉共接待游客200人左右,客源主要来自省内的养生养老旅游团。

从全省汇总的情况看,客流虽未完全恢复,但整体上已呈现渐进性回升态势。农家乐接待人次已经是去年同期的67%左右,部分热门乡村接待游客数已经恢复到去年同期的八成。

看来,消费复苏的闸口正在打开,但是,消费的潮涌却不会均匀地流向每一条河道。

市场冷热不均

“硬核”创新赢得青睐

汽车行驶在通往水口乡政府的夹水线上,道路两旁农家乐在车窗外倏忽而过。幢幢农房集聚在此,带来客流,也带来竞争,生意冷热不均。

月季爬满花架,水幕流水潺潺,眼前是一幢白墙搭配木栅格的民房,抬头可见“我行我宿”的门匾。与周边三层半的普通民房相比,这里的确称得上我行我素。

民宿经营者周思意是90后,大学毕业后便回到家乡帮助父亲周纪良打理民宿。“五一”期间,“我行我宿”共接待了60多位游客,生意明显好于周边普通的农家乐。

“顾渚村农家乐大多采取包吃包住模式,接待团队游客为主,朋友们互相推荐,结伴来游。”水口乡农业农村办主任殷欢强告诉记者,近年来,顾渚村从原本单一的农家乐业态向农家乐、民宿业态并行转变,一些原本的农家乐业主也主动打造档次更高、更具吸引力的民宿,想方设法经营出特色,从而提升竞争力。

特色说说简单,做起来却考验细节。记者坐在民宿露台的木椅上,微风袭来,裹挟着月季花的阵阵清香扑面,屋檐的铜铃声叮叮当当入耳。渴了,有各色茶饮咖啡供应;倦了,还有一个小酒吧可以解忧。乡村旅游带来的享受,不局限于所看到的,还有听到的、闻到的、尝到的、感知到的。

“原本这幢房子与周边没什么分别。”周纪良告诉记者,2018年,在女儿的建议下,他们请来设计师,把原来的老房子和院子来了个大改造,漂亮的图片在朋友圈里一亮相便收获一众追捧。

在周纪良看来,住得好,更要吃得好、玩得好。他将民宿生意交给女儿,自己则钻进地里,专心打理自己的长乐谷家庭农场。农场里种的菜、养的鸡成为民宿的专供食材;农场里栽种的蓝莓,春天供游客赏花,夏天供游客体验采摘。疫情期间,民宿停业,周纪良通过微信向客人卖土鸡、卖鸡蛋、卖笋干,收入也有将近3万元。

从“破农房”走出来的,还有温岭人潘海荣。几年前,他在温岭石塘镇五岙村盘下8幢闲置农房,找来专业团队重新设计,打造了高端民宿“奢野一宅”。民宿外观正是石塘特有的石头屋,内里却是明亮整洁的现代陈设,泳池、酒吧、餐厅一应俱全。“疫情对客流的冲击很大。”潘海荣告诉记者,“4月底正式复工以来,现在经营收入是去年同期的80%左右。”面对困境,他坚持不走寻常路,“除了住宿外,要利用民宿场地引进婚礼拍摄、商务会议、网红直播等。”

丽水部分农家乐民宿推出丰富的业态体验,吸引了游客前往。如景宁县大均乡大力发展水域经济,举办了水域救援3个培训班,100名学员吃住在农家乐民宿;渤海镇推出垂钓活动,一批金华、东阳的游客前来住宿体验。

显然,消费回温的背后,其实是更加理性而成熟的选择。要在激烈市场竞争中获得消费者青睐,“硬核”创新必须走在前面。

信心连接未来

多管齐下助力复苏

“终于挺了过来。”临海市括苍镇括苍山云顶山庄老板金孝相介绍,括苍山上像他这样的观景民宿总共有33家,疫情暴发后,或多或少都出现经营危机,有些甚至到了生死关头。

疫情以来生意难做,一些从业者陷入观望和消极等待。“五一”就像一个分水岭,提振了行业士气。“假期里,房间几乎住满,没时间唉声叹气了,要抓紧为客流高峰做准备。”金孝相告诉记者,很多市民带着政府发放的民宿消费券而来。

面对民宿农家乐产业遭遇的窘境,临海启动了“疫尽春归百花开,临海有‘宿’等你来”的专项推广活动。主推百万消费券助民宿、网易直播读书会推民宿、线下民宿乡村派对、美宿抖音大赛四大主活动。前不久,首期总额达20万元的5000张民宿消费券被一抢而空。目前全市175家民宿农家乐复工率达92%,已复工营业的民宿农家乐营收水平达到去年同期的七成以上。

“我们根据民宿农家乐行业的特性,制定了专门的复工复产指南,并以‘三联三送三落实’活动为载体,联合镇乡组建专门服务指导组民宿农家复工复产,并要求他们签订疫情防控责任承诺书,做好各项安全经营和疫情防控措施。”临海市农业农村局乡村产业发展科副科长李晓敏表示。

“不同于别的行业复工复产,我们这一行想要复工容易,复产则相对较难。”临海市农家乐协会秘书长陈平告诉记者,不仅要确保各项疫情防控措施落地到位,更关键的是要打消客人心中的疑虑和不安。陈平介绍,在政府有关部门的强势助推下,加上行业内积极开展自救式营销,近期复工复产形势向好,相信整个产业发展之路会越来越顺。

为了提振消费,我省各地送出政策“大礼包”。省农业农村厅等多部门联合下发通知,加快乡村休闲旅游业有序恢复营业,尽可能降低疫情对乡村发展和农民增收的影响。丽水为全市农家乐民宿投保“丽水山居”复工安居畅游保险,因发生疫情导致停工停产以及游客、员工隔离的,由保险公司予以赔付,单家累计最高理赔额可达10万元。此外,还推出“丽水山居”战“疫”民宿贷专项资金5亿元,贷款利率在原执行利率基础上下浮20%,最低年利率可至4.05%,帮助经营者渡过缺资金的难关。

很多人在疫情中结束了与旅游相关的生意,福建福鼎人赖丽云却成为“逆行者”。疫情来临时,原先从事服装生意的她,跨界在杭州西湖景区天竺路打造了一家名叫“一云丽舍”的民宿。“过段时间即将开门迎客。”她告诉记者,休闲旅游产业正在缓慢复苏,她特地利用这个“五一”假期做了一番细致的市场调研。尽管西湖景区里分布着大大小小各色民宿,但她的民宿瞄准“会员制”,除了住宿,还为会员提供商务会谈、家庭聚会、文艺沙龙等服务,“这是过去做生意时发现的需求,我就去满足这个需求,很多朋友都愿意成为我的会员。”

消费复苏正在继续,乡村游“钱”景无限,面对这个世界级的消费风口,谁能乘风破浪?答案也许就写在当下,如果说挑战是常态,那么信心就是驶向未来的风帆。要相信,时代永远会奖励解决问题的摆渡人。
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
[全文下载]:
分享到:
0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